首页 >汽车

邬贺铨谈提速降费共和国长子受点委屈是正常

2019-03-02 16:27:33 | 来源: 汽车

邬贺铨谈提速降费:“共和国长子”受点委屈是正常的

作者:素文 来源:人民邮电报

宽带络是落实互联+的基石,提速降费是国家经济发展到现阶段对宽带络的要求。

我国速较为落后,但与经济发展处于同一水平线,要求宽带发展过快过多超越经济水平,也不现实。

民的激烈反应是爱之愈深,责之愈切。但提速降费不能一蹴而就,必须遵循发展规律逐步推进,请民多些耐心。

共和国长子受点委屈是正常的,电信运营商一定要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社会,当前提速降费就是的社会,要受得住委屈,并将此作为新的发展机遇。

虽然刚刚进入6月,但如若评选2015年通信业的热关键词,恐怕非提速降费莫属。

从总理几番关注速费到三大电信运营商迅速推出系列举措反遭民大量吐槽,再到国务院近日重磅发布《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络建设推进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我国宽带络建设发展十余年来,从来未曾像今日这般引起从政府高层到广大用户的巨大关注,也从未引发如此大的争议。提速降费对当前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互联+战略落实有何意义?我国速、费究竟在全球处于什么水平?提速降费空间有多大?相关部门如何协力推进提速降费?针对社会各界关心的一系列问题,《人民邮电》报近日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宽带发展联盟理事长邬贺铨。

:络提速降费已经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特别是总理几次亲自关注宽带络发展细节,这甚为少见。在您看来,提速降费对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有何意义?

邬贺铨:意义重大。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常态,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挖掘新增点,激发新活力。在此背景下,互联+战略应时推出。一方面,基于互联的创业和创新,门槛较低,对投资、规模、技能等的要求不像其他产业那么高,对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和环境具有重要意义,政府对此有很高的期待。

另一方面,利用信息通信技术,特别是互联平台,可以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在新的领域创造新的业态。不久前,国务院发布了中国版工业4.0中国制造2025。当前,互联正从消费互联向产业互联拓展。2014年,我国消费互联对GDP的贡献率是4.4%,美国是4.3%,我国走在美国前面;但是在产业互联领域,从云计算的普及率、中小企业的互联使用率等数据衡量,中国综合指数约是美国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美国一家公司预测,中国产业互联要到2040年才能赶上美国。必须看到的是,宽带络作为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正是推动经济转型升级、落实互联+战略的根本与基石,而提速降费是国家经济发展到现阶段对宽带络的要求。

:从全球来看,我国宽带络的速度和资费究竟处于什么水平?

邬贺铨:我国宽带络发展,历史欠账较多,但从2013年国务院发布《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之后,工信部及三大电信运营商积极落实,我国宽带发展进入快速提升阶段,但是距离全球水平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2013年,我国固定宽带平均速全球排名82位,还有一个数据的排名更低人均国际干线带宽。2013年,全球平均52kbps,中国平均4.3kbps,非洲平均8kbps,中国不仅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仅为非洲的一半。必须承认,我国宽带速是较为落后的,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我国的信息化水平指数。

但是,必须承认的客观事实是,2013年中国人均GDP排名全球86位。这一数据显示,我国宽带络发展与经济发展处于同一水平线。民希望我国速媲美发达国家,远远超出我国经济发展所处阶段,也不够现实。同时,我国地域辽阔,城乡差异较大,用整个国家的均值与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相比,是不科学的。事实上,北上广这些城市的宽带速单独拿出来排名,都会比较靠前。

在移动宽带速率方面,我国并不差。美国Akamai公司的数据显示,2014年年底,平均移动连接速率中国是5Mbps,美国是3.2Mbps;峰值移动连接速率中国是15.6Mbps,美国是14.3Mbps,中国是超过美国的。当然,还有速率很高的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的峰值移动连接速率高达484Mbps。

在宽带资费方面,我国固宽带相对价格(资费占人均GNI的比值)全球排名86位。由于ITU对该数据的统计考虑的是相关国家的几个代表性城市,而我国通常农村地区通信资费比城市低,所以看上去这一资费比较高。我国宽带实际的平均资费不是那么高。2014年,中国电信固宽带ARPU不到60元,比2010年的80元下降了27%。ITU数据显示,我国2013年的固宽带资费值比金砖国家高一点,比发达国家低,但相对人均GNI则远高于发达国家,在全球排名86位;宽带月资费以后付费1G流量为例,其值与美国相当,但相对人均GNI则是美国的8倍多,在全球排名77位(价格由低至高排序)。

:三大电信运营商推出提速降费举措后,不少民并不买账,觉得没诚意,您怎么看?这次资费下降幅度平均约30%,民不太满意,下降多少,民才能满意呢?我国提速降费的潜力究竟有多大?

邬贺铨:对总理和民提速降费的要求,我认为,电信运营商的响应还是很及时的,也是比较有力度的,而且提出了过去难以想象的指标。例如到2015年年底,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等主要城市的宽带用户平均接入速率从现在的9Mbps提升到20Mbps,其他城市从7Mbps提升到10Mbps,还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推广50Mbps、100Mbps等高宽带接入服务,4G则实现乡镇以上地区全覆盖。在资费方面,运营商让利也比较大,流量资费和固宽带资费同比下降30%左右。

当然,民有些抱怨。为什么呢?大家可以看到,民对移动业务的关注高于固业务,对资费的关注高于速,有些民表示,不需要速度那么快只要降价就行,现有的不满也主要是针对资费。

一个方面的原因是,运营商此次降价力度较大,但主要是针对高速络或高端用户,我国的现实情况是,低速络用户占大部分,特别是移动通信领域,现在4G用户占比还不到七分之一。总的来看,主要是广大低消费用户认为实惠不够。而且,宽带资费不同于房价,买了房的人希望房子涨价或至少保值,没房的人希望房子降价,而宽带资费正在用或准备用的人都希望降低,而且越低越好,没有底线要求,这是消费心理。

民说运营商没有诚意,我个人认为是否有诚意现在说还为时过早,提速降费不能一蹴而就,必须遵循发展规律逐步推进,运营商承诺的时限是2015年年底,现在还有不到7个月的时间,民不妨多些耐心。希望民能够理解,提速降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说做就能做到,提速涉及投资、设备、人工等,特别是接入部分,占运营商络投资的50%以上,而且要一家一户地做,受到很多因素的限制,租管道、进小区、进大楼、建基站,都有很大难度。

有一个情况,很多人不了解,络覆盖并不等于每个家庭都接入。2014年,中国光纤到户覆盖了2.55亿户,实际开通的仅0.68亿户。对电信运营商来说,铺设光纤络是全覆盖,哪怕一栋楼只有一个用户开通也必须给全楼所有用户提供开通的能力,所以前期投资非常大,短期不可能收回成本,农村地区更是如此。移动通信同样,到今年季度,中国移动的4G用户约占总用户数的八分之一,但是中国移动不能只建八分之一的4G,而是要在今年年底实现4G全覆盖。前期络投资数以千亿元计,只有用户规模上来了,边际成本才能降低。当前,我国尚处于固定宽带络和4G络建设的初期,运营商的投资压力很大。

总的来说,我认为运营商还有降费的空间。一是随着技术的升级换代,资费会逐渐下降。以流量为例,单位流量的资费4G比3G便宜,5G将比4G便宜。二是随着民规模、流量规模的提升,成本会逐渐降低。三是运营商需要开拓新增点,例如产业互联,以新服务拓展新消费。四是向管理要效益。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化,期待这方面会有一些突破。

需要重视的是,提速降费不是电信运营商一个层面的事情,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国务院《加快高速宽带络建设推进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对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国资委、住建部、环保部等部委以及地方政府都提出了具体工作安排和分工,政府还提出开放宽带接入市场,引入民营资本,促进竞争,现在关键是《意见》能否落实到位、何时落实到位,而且,在宽带提速中,互联企业也要担负起。运营商的络速度提升了,如果内容服务商依然存在服务器流量和中继线带宽的瓶颈,用户的上体验也不会好。近年来,不少内容服务商进行技术升级,通过部署CDN(内容分发络)使得我国视频下载速率3年提升了4倍多。

:涨价挨骂,可以理解,降价还被骂,不少通信员工觉得很委屈,到底是公共服务还是利润机器,他们戏称有些人格分裂。还有通信员工建议,电信运营商干脆转型为公益类单位。对此,您怎么看?

邬贺铨:降价还被骂的问题,我觉得需要一分为二地来看待。一方面,必须承认,上舆论现在有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批评政府、批评国企,一呼百应,敢出来给予肯定支持的民反而是另类。面对民的呼声,相关部门应该给予积极的回应和解释,在部分问题上进行科普和引导,不要认为技术问题民听不懂,关键是没说到位。此时,沉默并不是金。另一方面,民的这一反应,我理解是爱之愈深,责之愈切,不少人面对的时间超过了面对亲人的时间,络已经融入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渗透到大众生活的点点滴滴,每个人都离不开,对速、对资费都有很高的期待。

一直以来,无论是络建设还是资费下调,电信运营商都作出了积极贡献。近年来,我国电信业务资费一直都在下降,从2011年到2014年,固资费全平均下降30%,移动流量资费下降60%。可以说,压低CPI增幅的重要贡献就是来自电信业。

中国的三大电信运营商面临的环境确实比较尴尬,股民和用户是分离的,股民希望资费越高越好,用户希望资费越低越好。运营商既要提速降费,还要保值增值;既要对用户负责、对员工负责,也要对股东负责、对投资者负责。

近年来,面对用户数接近饱和以及OTT的分流,电信业的发展形势比较严峻,提速降费会给电信运营商带来短期的阵痛。但是,共和国长子受点委屈是正常的,电信运营商一定要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社会,当前提速降费就是的社会,要受得住委屈,并将此作为新的发展机遇。能为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作出贡献,这是电信业的荣耀。而且,提速降费会加快宽带的普及率和使用率,薄利多销,是运营商长远利益所在。现在,国家从未如此重视络领域,不仅连续发布重磅文件,协调各部委、各级地方政府共同推动宽带发展,甚至计划动用中央财政支持国际干线和农村及偏远地区的宽带络建设。这样的力度,前所未有。我认为,当前正是电信运营商发展的难得机遇期。同时,运营商的主管部门国资委也需切实衡量运营商对提速降费的贡献,在绩效考核上进行相应改革,为互联+战略落地营造良好环境。

在互联+战略中,电信运营商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坚。我希望,电信运营商今后能把自己定位为互联企业,在做好提速降费的同时,大胆切入产业互联领域,积极参与教育、医疗、交通等产业的互联+升级,贡献于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

邬贺铨谈提速降费共和国长子受点委屈是正常

当前,电信运营商的收入主要来自大众消费者,未来的发展空间将来自产业互联。

猜你喜欢